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Babel-XI 医者的职责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Babel-XI 医者的职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移动城市大多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战争的可能性,军用的陆地军舰更是如此。在城市对抗中,以双方的体量,倾泻火力往往难以摧毁重要设施。因此,最有效也最快的攻击手段,就是回归原始时代——利用最简单粗暴的动能优势,撞上去。“抗!冲!击!”双方的接触舱段都已经早早开启了稳定系统。原本畅通无阻的廊道和宽阔的房间,被用于支撑结构的强化门和强化梁阻断。在冲击到来的瞬间,这些结构保证了舱段内部不会被冲击彻底破坏,维持最基本的完整性,不过天塌地陷般的震荡依旧不可避免。就像是短暂而强烈的地震。罗德岛正面舱段的外壁撞上了卡兹戴尔的陆地军舰,立足于第7舱段的防卫小队保持蹲姿,直到震动渐渐减弱。被阻挡的罗德岛无法继续前进,但是动力系统依旧在抽取源石的力量向履带传导,下层的移动区域构件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嚎。这声音就像是战斗开始的信号。“第7舱段,寒夜,开始接敌!”“我看到了。”尚能运转的闭路电视摄像头把画面传到指挥中心的屏幕上,格列尼的目光在屏幕上快速转换,“是卡兹戴尔正规军精锐,正在登上罗德岛外部墙壁区域。弩炮校准,第一批次,射击角度30,方向115,试射。”“寒夜收到。”弩炮足有手臂粗的弩弹发出刺耳的呼啸远去,砸在一堆建筑物之中。射手看不到射击效果,但是通过闭路电视,格列尼可以清楚地看到。“调整,射击角度25,方向不变——试射。”第二批次的弩弹飞出,片刻后,格列尼说道:“准备接近战。射击角度25,方向120,听我口令,徐进弹幕准备。”“徐进弹幕?”“一种射击技术。如果有爆炸物投射的话效果更好……你告诉射手们就行,他们会明白的。”“博士只有在指挥的时候尤其的可靠呢。”“当然,我会带给你们胜利。”——————————“前进,保持安静。”第9舱段,哈提的渗透队伍正从冲击位置附近,扭曲变形的通道和钢筋中寻找突破点。“哈提,第9舱段三层,原本是供暖维护室的地方,有敌舰突出部撞进来了,尝试从那里突破墙壁。”哈提按住耳机问道:“敌舰作战人员也是这么想的吧?真的没问题吗?”“没法保证,随机应变——我关闭了附近尚能运转的灯光,这是你的小队喜欢的作战环境吧?”“黑暗环境,我喜欢。”哈提舔了舔嘴唇,“博士,我要是制造一点破坏,你不会介意吧?”“……必要限度以内。否则,我也只会把你的壮举告诉你姐姐。”“饶了我吧。”哈提笑道,“我们快到位了,正在破拆外墙——这会花些时间。”“不需要斯库尔帮你一把?”“如果发生遭遇战,我一定能全身而退,她可不一定。让她在上面呆着吧。”“收到,小心谨慎。”“我一向很小心。”“这话去跟斯库尔说吧。”——————————第8舱段,萨卡兹人的先遣队从围墙外翻越进来。这片区域曾经是密布着各种低矮建筑物的街区,外墙在冲撞中变形幅度较小,无法排遣大部队扫荡。“停。弩手,上弦。”萨卡兹军官抬起手,先遣队的士兵们立刻开始准备战斗。但是很快,军官注意到,拦住他们的,竟然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他不禁想笑,这难道是投降的使节吗?但是先知下了命令,他也只好照办,“射击。”凯尔希在弩手们上弦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这群萨卡兹人的动作。不考虑谈判的可能性吗?这让凯尔希意识到,事情可能不简单。但是不管怎么说,战斗就是战斗。“医疗部主管凯尔希,连接至罗德岛控制系统。罗德岛第8舱段闭路电视,离线。”随着她的指令,黑绿色的怪物出现在她身后。就算已经暴露了她有所隐瞒,至少以格列尼的自负,一时半刻不会想到她达到的高度。“权限认证,指令:跳跃。”凯尔希拽住mon3tr甲壳上的尖刺,让跃上天空的mon3tr将自己带离地面。登陆第8舱段的先头部队大多是常见的大剑手和弩手,软弱的箭矢在重力的束缚下爬升到最高点,擦过短靴的靴底,随后迅速落下。“那是……什么东西?”萨卡兹人的种族天赋,使得萨卡兹人中盛产各种妖魔鬼怪般的术师。即便如此,以先锋军官的见识,依旧没法辨识出那漆黑的,仿佛噩梦之底爬出的怪物。“射击!射击!”他只能挥手,命令弩手继续射击,“她又不会飞!继续射击!”我确实不会飞,泰拉的法则决定了没有人可以以肉体直接飞行。真要说起来,最接近飞行的不是黎博利人而是萨科塔人,这是“监察者”的特权。凯尔希的脑海里晃过这些毫无意义的念头,身体却仍在本能的驱使下作出了应对。她轻轻挥手,说道:“权限认证,指令:护卫。”mon3tr分节的身躯迅速环绕,团成一团,将凯尔希保护在中间。随着mon3tr下落,越来越多的箭矢砸在黑色的甲壳上叮当作响,随后弹开。在落地的瞬间,mon3tr向前滚动,凯尔希从召唤物的保护中跃出,扔出了手中的注射镖。毫无防备的第一排大剑手被注射镖命中,靠着惯性向前冲了几步,就倒在地上。“小心,有毒!”这样说未免太失礼了。凯尔希皱皱眉,她自认为是个合格的医生,随身携带致命剧毒这种事情可不合适。但是在战场上向敌人解释注射镖里的是神经受体阻断剂恐怕有些困难。至少活蹦乱跳的敌人是不会好好听她解释的。“权限认证……指令:冲撞。”Mon3tr如同地行龙一样,贴着地面向前迅速爬行。掠过地面的阴影在大剑手面前突然立起,扭动身躯,展开节肢向前冲刺,撞飞了阻挡在面前的大剑手。萨卡兹军官后退几步,举起大剑喊道:“稳住阵线!弩手,跨过这个怪物,射击施术者!”施术者?凯尔希再次皱眉。她不喜欢别人将她视为术师,说到底法术不过是对源石能量的合理诱导和编程。Mon3tr的存在,可不是那些粗浅的技艺。“权限认证,指令:瘫痪。”黑色的生物高高立起,作出示警的响尾蛇一样的动作,随后从口器中喷出一团阴暗的黑色雾气。雾气从大剑手头顶划过,砸进弩手的行列中。被黑色雾气接触到的表皮,开始迅速发黑,同时产生足以粉碎最坚韧的意志的剧痛。仅仅一次射击就产生了如此效果?这究竟是什么?最能粉碎斗志的是来自未知的力量。本来进入第8舱段的就只是人数和编制不全的先遣队。他们之中既没有能够反制法术的术师,也没有提供持续作战能力的医疗人员。但仅仅一人就击溃了卡兹戴尔正规军的先遣队?现在的民间机构安保力量都达到了如此级别吗?一个愣神之间,凯尔希的召唤物已经打穿了由大剑手组成的防线。被怪物护卫着的年轻女子面无表情,冷若冰霜,走到先遣队指挥官和残存的作战人员面前。“投降。”凯尔希说道,她身后的怪物发出“嘶哈嘶哈”的声音,仿佛在配合她作出威慑。“你别太得意了,术师。”军官冷下脸,抓紧了手中的剑柄,“你的伎俩,在先知面前不值一提。”“先知?”凯尔希没有因为这个奇怪的词产生太大的情绪波动,“我不在乎。你们的选择,只有投降一途——擅自攻击合法入境的中立移动城市,国际条约也不会对我们有何指摘。”“我必须对得起战友的牺牲。”军官举起手中的剑。“都是白痴,疯子,白痴创造的疯子!”凯尔希的心情突然变得极为糟糕。她挥了挥手,mon3tr向下猛扑,将仅存的作战人员冲撞得七零八落。那名萨卡兹军官躲过了mon3tr的进攻,正待抬手反击,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手臂上,插着一支纤细的针筒。意识渐渐模糊,视野陷入黑暗。凯尔希见大势已定,走上前试探了萨卡兹军官的生命体征,确认其陷入了昏迷,这才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她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坐下,mon3tr温顺地趴在她身后保护着她。“1……博士。”“凯尔希?你还好吗?”“嗓子疼,没有大碍。”凯尔希摇摇头,“入侵第8舱段的先遣队已经失去战斗力。叫巴伐利亚分一两个人来接收战俘。”“多少战俘?”“全部。”“……你也会开玩笑啊?”“我不开玩笑。”凯尔希沉着声音说,“全部。”“……在你切断我的视线时,发生了什么?”“与你无关。”凯尔希回绝道,“我是医生,我不会杀人。”“我有画面感了。”“他们提到了‘先知’,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卡兹戴尔正规军中的宗教部队,比塔西禁卫军。说是宗教,其实就是阿赫里曼留下的暗手,和之前阿戈尔的海神异端没什么两样。”“没关系吗?”“没有。”格列尼的声音安静了片刻,“其实还是有的。但那不需要你关心了。”又是这样,说话说一半。凯尔希挂断了通讯,无语地望向天空,任凭星光刺痛她明亮的双眼。——————————“说到底不过是秩序化的天灾程序,”格列尼握拳,按灭手心的火苗,“有什么难的。接下来,该履行承诺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