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Babel-VIII 野兽相争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Babel-VIII 野兽相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一名干员快速连射,箭矢如流星般射向对手,但大多只是堪堪穿透黑绿色的甲壳,造成一点不痛不痒的伤害。“队长!”他松开弓弦,快速拉弓让他的手指上多了好几道细小的伤口,“这究竟是什么啊!”“我不知道!”巴伐利亚额头上满是汗水,来不及精确校准参数,把迫击炮大概瞄准后喊道:“准备抗冲击!”用于近接支援的炮弹没有爆炸药,在空中发出凄厉的声响后,自上而下砸穿了一只黑色怪物的背部,冲击力将其躯体撕扯得四分五裂。黑色的碎片和绿莹莹的体液散落一地,怪物迅速失去了行动力。但这也只是杯水车薪——目力所及范围内,更多昆虫一样的怪物正在沿着悬崖从峡谷下方涌上来。弓箭和利刃对怪物身上的黑色甲壳杀伤效果有限,除了巴伐利亚的炮火以外,最有效的攻击方式反而是钝器打击。重装干员不仅坚守着防线,也是最主要的伤害制造者,罗德岛沉重的制式盾牌总能精确地砸在怪物头上。然而这带来了更加剧烈的体力消耗。随队的医疗干员虽然能够愈合伤口,但是体力的流失却无法通过药剂补充。“呼叫罗德岛指挥中心!呼叫!该死,我们需要救援!”巴伐利亚校准炮火的同时,一次次徒劳无功地呼叫着罗德岛指挥中心,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巴伐利亚将耳麦收好,继续校准迫击炮,同时喊道:“先锋干员保护医疗干员后撤,峡谷入口暂时还是安全的……趁着没有被包围,能走一个算一个!”“那可不行!”医疗干员立刻喊道,“没有医疗支援,防线根本没法坚持下去!”浅绿色光芒在医疗干员的法杖上闪烁,不稳定的光芒表明,施术者的体力也已经逼近了极限。相比于干员们的武器所制造的伤害,这些出处不明的类虫生物,靠着锋利的节肢,每一次成功命中的斩击都会留下撕裂装甲的可怖伤口。“呼……”巴伐利亚长呼一口气,打开了远程通讯和自己的终端,说道:“侦察队‘Naja’,干员巴伐利亚,语音日志25号……该死的。这些虫子到底是从哪来的?不管有没有人听见,这是作战搜集到的情报。这些东西黑色的甲壳强度很高,但是身躯内部柔软,伴有高度源石化特征……该死的,这是源石虫的祖宗吗?”“我……觉得……不是。”通讯频道里突然响起的模糊声音吓了巴伐利亚一跳,随之而来的是劫后余生般的狂喜。他把手头的炮击打出去,再次砸倒了一只黑色的虫子,随后拉下耳麦道:“凯尔希医生!谢天谢地,你带了多少人来?”“六人,包含我在内。”“六个?!”巴伐利亚皱起眉头,“那就掉头撤回去吧,我准备把作战录像传给你……”“侦察队长巴伐利亚,我命令你冷静下来,汇报状况。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凯尔希冰冷的声音变得连贯,距离的缩短使得信号干扰的效果大打折扣。巴伐利亚深吸一口气,手上动作不停,说道:“一些黑色的类虫生物,动作很快,数量很多。甲壳坚硬,节肢有力,对法术具有一定抗性。”“……我知道了。”凯尔希的通讯沉默了一会,“你们的信号弹还在吗?标出你们的位置,我们马上赶到。”巴伐利亚皱起眉头道:“凯尔希医生,我可能没说明白。这些玩意太多了!数十上百!我们抵挡不住它们!你们带上录像撤回罗德岛!”“我来了,就没关系了。相信我。”“好吧,凯尔希医生。”巴伐利亚妥协了。他伸出手,拍了拍胸前的口袋,“我相信你的判断。”要不要把藏起来的卷烟抽掉呢?医疗干员一直不准他抽烟来着——巴伐利亚这么想着。上好的卡兹戴尔卷烟,带进坟墓里未免太可惜了。——————————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天空,在天空中静谧燃烧,缓慢下落。凯尔希看着信号弹的方向,敲了敲驾驶室的防弹窗问道:“需要多久?”“十五分钟以内,医生。”驾驶员说,“如果您不怕晕车,十分钟。”“全速前进,他们坚持不了多久。”凯尔希说道,“假设攀登设备,我会先上去支援。”“医生,我能问一问你准备怎么上去吗?”“爬上去。”“?”凯尔希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释。她并不擅长解释问题,但是她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加速的车辆后方飙起一道黄色的沙尘轨迹。越是靠近峡谷,地面就越是坚固,不知不觉间,车辆就像是开进了大海中的孤岛。车轮下的地面变成了坚硬的岩层,由某种石英质的材质构成。透过地面浅表,可以隐约看到地表下方埋藏的废墟。车辆猛地刹住。驾驶员的声音充满惊讶:“医生,你看!”两三百码外的峡谷入口已经被黑绿色的生物占据。那些彷佛来自噩梦之中的奇怪个体似乎恪守着某种逻辑,安静地呆在峡谷下方的地面上,就像排列整齐但是没有启动的轿车。当上方有其他同类前进,下方的个体就会上前用尖锐的前肢刺入悬崖的石缝向上攀登。而上方时不时有重伤甚至粉碎的黑色生物坠落下来,看得出侦察队仍然在进行顽强的抵抗。凯尔希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设备包。她立刻就认出了正在围攻侦察队的生物是什么,来自何方,但是这些她都无法和其他人解释。她接通了通讯:“巴伐利亚,我是凯尔希。我们将在悬崖下方接应你们,放下绳索,优先撤离失去战斗力的干员。”“医生,我们现在分不出人手协助撤离!除非有直升机,否则……”“支援马上就到,先把绳索放下来。相信我。”“啧,”巴伐利亚没有关闭通讯,他的咂嘴声丝毫不落地落入凯尔希的耳朵。但是与此同时,他的指令也传入了凯尔希的耳中,“附子,你去放下攀登索!”附子,凯尔希对这名干员有印象。是医疗部门中,主攻毒理学的年轻干员之一。这些念头只在凯尔希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快步跑向悬崖,正好看到垂下的绳索。周围的生物似乎是注意到了凯尔希,它们绿色的“眼睛”齐刷刷地转向,就像是夜幕下的一团团鬼火。“果然。”凯尔希眉头紧蹙,伸出手,指向骚动起来的黑色虫群。第一头移动的类虫生物被护卫在凯尔希身旁的干员哈提挡开。她松开持长枪的手甩了甩,说道:“力量很大,医生。”“我知道。”凯尔希闭上眼睛。在更多黑色生物体围上来的瞬间,地面上的阴影涌起仿佛浪潮般的波动。就像是这些怪物放大了一样,两支漆黑的节肢骤然浮现,交错而过,锋利的边缘轻松地切开了这些怪物的甲壳,将它们的躯体斩断。“权限认证,指令:移动。”这句话是用一种其他干员听不懂的语言说出来的——她们也只当这是某种施术的咒语。下一刻,漆黑的怪物再次浮现,就像游在水中的鲨鱼,顺着崖壁上的暗影迅速移动。凯尔希轻轻跃起,拉住召唤物背甲上的尖刺,向崖壁上方冲过去。哈提无言地看着这一幕,完全呆住了。好半天后,她问自己的姐姐:“刚才那是什么?”“我不知道。”一旁的斯库尔摇摇头。“我以为……凯尔希医生是医疗干员。”“大概吧。”斯库尔举起手斧,黯淡的火星从她的护甲上飘出来,炽热的法术覆盖了全身,“我们有我们的任务,至于救人——救人是医生的工作不是吗。”——————————凯尔希拉着自己的召唤物向上移动。强劲的风掠过她的脸颊,她的双眼就像是黑夜中燃烧着的磷火。右侧有一只黑色生物沿着崖壁爬过来。凯尔希只是瞟了一眼,保持速度继续移动。这些怪物虽然力量强大,但是动作不算灵敏,受过训练的高级作战干员都可以避开大部分攻击。但是一旦被牵扯到接近战中,强大的力量和坚硬的甲壳足以让任何人头痛。这也是这些东西被“设计”出来的目的——作为兵器,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拖延敌人的脚步,用无止尽的围攻消耗对手的体力。“现实世界的防火墙吗……真是劣等的产物。”知晓这些东西诞生过程的凯尔希对它们没有半点好感和同情。在靠近悬崖顶端的位置,召唤物遁入阴影,凯尔希借助惯性高高跳起。她俯视着地面,看到了巴伐利亚惊愕的眼神,和其他干员艰苦奋战的身姿。悬崖边的医疗干员耗尽了体力,撑着自己的法杖气喘。在她不远处,一头蛰伏的黑色怪物正在跃起——“权限认证,指令:突袭。”从怪物脚下,两团墨水般的阴影陡然探出,变成镰刀般的节肢。右侧的节肢勾住了黑色生物的背,将其从空中拉坠到地面上,随后左侧的节肢自下而上刺穿了疑似腹部位置的甲壳,向下一拉,把怪物一分为二。凯尔希翩然落地,拉起医疗干员的手,将一支药剂推入她的手臂,说道:“战斗还没有结束……你是,附子对吗?我们还需要你的帮助。”巴伐利亚看着凯尔希的动作,嘴里的烟卷不知何时滑落在地上。凯尔希医生不是个医疗干员吗?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跟这些怪物有七分相似……——————————【命运之轮,逆位——你跟凯尔希的关系会出现裂痕。真可惜。】【没什么可惜的。】格列尼把手伸向天空,虚握不存在的某样东西。【我不祈求原谅——我们会在彼岸再会。】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