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LM-14 池中金鳞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LM-14 池中金鳞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我突然意识到出了个BUG……立绘上看陈的普通佩刀,是没有刀鞘的……但是已经写了,emmm这就没办法了……这么说,陈sir你的鞘击原来是用赤霄砸人啊……)5:27P.M.楼顶天台“龙门啊,伟大的龙门。”罗曼布里亚.泰伊思站在楼顶的边缘,俯视着楼下像虫豸般跑动着的人影,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伟大的龙门,也不过如此。”在维多利亚皇家陆军服役时,罗曼就意识到了受过训练的士兵与一般人的区别。熟练的战斗技艺,丰富的装备和坚韧的心理素质——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要一队士兵潜入成功,就能通过制造袭击、操纵恐惧,让一个城市陷入瘫痪。虽然维多利亚的退役士兵大多保持着对皇室的忠诚和莫名其妙的荣誉感,但是其中难免也有为了钱干活的家伙。为了吃掉兄长的“蛋糕”,罗曼做了颇长时间的准备。至于近卫局?对于普通的歹徒来说近卫局已经足够了,但是他们缺少……不择手段达成目标的决心。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城市。直升机卷起的风压撩动他的衣摆。已经制造了足够多的混乱,接下来还差决定胜负的一步……“准备撤离。”“本地征募的雇佣兵还在楼下……”罗曼冷冷地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维多利亚皇家陆军的退役军人,他的副官,雇佣兵部队的实际指挥官。随后他用温和的口气说道:“准备撤离——我又不会克扣他们的抚恤金。”“……是,长官。”驻守在楼顶的都是从维多利亚带来的雇佣兵精锐,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罗曼的安全,以及最后的攻坚任务。“只要完成了最后的任务——就该和魏彦吾谈判了。”罗曼转身,走向停机坪。接应的直升机正在缓缓下降,而近卫局所配置的火力,对于这空中巨兽无可奈何。“魏彦吾,”罗曼转过身,望着日光渐渐褪去的龙门,轻声道,“你守不住你的龙门的。”话音未落,他惊讶地看到,一只手搭在天台的边缘。黑色手套上满是灰尘,依稀可辨,是近卫局的制式。“死扑街……”手指微屈,最先露出来的是傲立的龙角,然后是蒙尘而失去光泽的蓝色发丝。再随后,是落日余晖下,辉耀如红宝石的双眼。“……你刚才说……”虽然罗曼身旁的雇佣兵立刻举起轻型手弩射击,但是扒住天台边缘的身影就像体操运动员一样,翻身跃起,落在平台上。身上的近卫局制服满是打斗留下的脏污,但是没有半点血迹。虽然气喘吁吁,但是按住刀的手依旧稳定?“……我们守不住龙门?”雇佣兵还想继续射击,但是罗曼抬起手制止了属下的动作。他敲了敲手杖,微笑道:“精彩,精彩啊,陈警官。不愧是近卫局的领袖,魏彦吾最忠实的拥趸。”“*龙门粗口*。”反正没人看着,陈也不需要再维持那些礼节,“你的人手也不怎么样,咳。”“哈哈哈哈,看起来陈警官被一群杂兵拖住也很狼狈嘛。”罗曼拍了拍手,“龙门近卫局,也不过如此嘛。”陈冷笑一声,道:“那你要不要往前走几步试试?我请你回去喝丝袜奶茶。”“陈警官的邀请可不敢轻易接受。”罗曼笑吟吟地说,但眼神里却没有半点笑意,“我很好奇,陈警官。你就这么自信,你能孤身破阵吗?”“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陈慢慢松开刀柄,随后紧紧握住,“你总不会以为,对龙门犯下如此罪行,仍能全身而退吧?”“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罗曼眯起眼睛,挥了挥手,护卫着他的雇佣兵纷纷抬起手弩,射击后也不装填,第一轮射击之后立即拔刀近身。陈晃过弩箭射击,立即意识到弩箭射击的密度和范围远远不能只依赖回避保护自身安全。她抬起刀,用宽大的刀鞘挑开弩箭。一名持刀者绕到了陈的身后,举刀欲劈。陈松开了右手的刀,随即紧紧握拳,扭转身体,借旋转的势头,闪电般用右手背砸在袭击者脸上。与此同时,左手接过刀,挡开另一边袭来的刀锋。“不对劲。”陈收回到后跳半步,避开了接续的攻势。楼下几层遇到的武装分子虽然战斗力和装备都称得上不错,但是进攻杂乱无章,即使一般的近卫局小队也可以应付。而这些人似乎经过更加系统的团队作战训练,进攻行动之间连贯性更好,也给队友留下了足够的施展空间。短时间内占不到优势,但对方也并不追求一击建功——这种战斗就是逼迫陈格挡和闪避,消耗她的体力。这就像是斗牛……“*龙门粗口*。”陈紧盯着直升机旁的罗曼。他看上去饶有兴致,甚至不急于撤离,就像是圆形斗兽场高处,悠哉游哉的贵族。这种被轻视的感觉点燃了陈压抑的怒火,耳边若有若无的呼啸让她的热血奔涌,四肢百骸的疲倦一扫而空——肾上腺素激增带来的短时刺激,更让她有时间仿佛变慢一样的感知。“陈警官,我倾佩你对你所守护的土地的忠诚。啊,美好的骑士精神。”她听到了罗曼的嘲讽,“所以我很乐意见证你的失败。魏彦吾看到,也会为你感到骄傲吧。”“骑士精神?魏彦吾?”陈的嘴角微微挑起。她挑开两柄袭来的长刀,左脚后撤半步,将刀纳回腰侧,紧紧攥住刀柄。她压低身形,额前的发丝垂下,一滴汗珠挂在一绺蓝色发丝的尖端。“你明明……什么都不懂。真亏你敢于挑衅这座城市啊。”汗水滴落的瞬间,陈突然消失了,原地留下一片辐射状发散的龟裂。下一刻,暴风如同出鞘的利刃,切散了直升机螺旋桨带来的湍流。陈就像是突然跨越了空间,出现在停机坪上,与罗曼的距离缩短到仅仅十米。而原本在天台边缘对陈步步紧逼的雇佣兵们回过头,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陈已经以难以想象的方式离开了攻击范围。有人下意识地想要举起武器,却发觉双手不听使唤——仿佛片刻之后才意识到被切开一样,所有雇佣兵的手上出现一道整齐的伤口,肌肉和结缔组织的细胞之间出现狭小的间隙,随后一发不可收拾。鲜血喷溅,手臂无法用力,就连疼痛都在数秒之后,才经由神经到达大脑。“你明明什么都不懂。”陈的眼睛里怒火不再翻涌灼人,而是可怕地,安静地燃烧着。落日的最后一点沉入地平线下,而陈赤红如血的双眼依旧熠熠生辉。自始至终,没有人看到陈的刀刃。“你觉得胜券在握?”陈踏前一步,罗曼随之后退一步。“你觉得龙门无人?”陈再次上前一步,罗曼相应地,再次后退。“你觉得……你可以挑衅我,而不付出任何代价?”罗曼再也无法维持从容,他转身奔向身后的直升机,嘴里狂呼着:“挡住她!挡住她!”“就连军人的尊严和贵族的体面也无法维持。”陈维持着稳定的步调上前,“你看看你,就像一条狗。”雇佣兵们立刻合拢阵线,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但是陈只是闭上眼睛,脚步微微一顿,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防线之后。而试图阻止她的雇佣兵,在短短数秒后被双手的伤口剥夺了反抗能力,无一例外。罗曼扑进直升机,敲击着驾驶室的小窗示意飞行员起飞。螺旋桨骤然发力,强烈的气流将直升机慢慢托上天空。剧烈的气流卷起沙石,陈不禁抬起手,挡住了眼睛。这短暂的停顿中,直升机慢慢离开地面。“厉害,厉害,陈警官!”罗曼扒住直升机舱门,大喊大叫,“可惜,你留不下我!留不下我,你就保护不了你的城市……我会把你所做的一切都还给龙门!”“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你们这些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大放厥词的家伙。”陈松开了一直没有离手的近卫局长刀,看着逐渐升高的直升机,“龙门电视剧里的反派……比你们要更像个人啊。”“随你怎么说!你这家伙!你不过是魏彦吾的一条狗!你就是鱼缸里的一条鱼,目光短浅而不自知!你们这些装腔作势的龙门人!”陈叹了口气,右手终于搭在了另一把刀的刀柄上。“我是我,魏彦吾是魏彦吾。总有一天,我们会反目成仇。总有一天,魏彦吾会败于他的从容和自负……”她盯着直升机的螺旋桨,说道:“但不是今天,也不是输给你。”一声龙吟回荡,尖锐的黑红色法术击中了直升机的螺旋桨连接处。螺旋桨飞了出去,像一把大刀插在了楼顶的水泥中。而直升机的机身在随着惯性挣扎着上升了一点后,坠落在地上。机身的巨震将罗曼甩出了机舱,在地上摔得七荤八素。陈走到倒在地上的罗曼身旁,蹲下身擒住对方,用手铐把对方双手反铐在身后,说道:“我说过请你喝丝袜奶茶,走吧。”“呵呵呵呵……哈哈哈!”“你笑什么?”“我早就有准备,你晚了!”“你在说什么?”“还有一处炸弹……来自伦蒂尼姆皇家兵工厂的,真正的烈性炸药!”被按倒在地的罗曼,反而露出了一个从容的笑容,“计时器滴答作响……会在哪呢?把我送到维多利亚大使馆,我就告诉你,如何?”一旦让他回到了维多利亚,或许会有一些无关痛痒的审判,但是那绝不能弥补他对龙门犯下的罪行。“怎么样?用龙门的话来说,这个叫……叫什么来着?司法交易?”陈没有放开对方的意思,盯着罗曼的眼睛,一言不发。她的手,慢慢探向身后的刀柄。“扑街啊,*龙门粗口*你个富贵!”一个声音突然插入了严肃的气氛里,“阿陈,星熊报告说,发现了一处遥控炸弹,已经顺利疏散了!”“什么?”罗曼睁大了双眼,“这不可……”“闭嘴!”菲林少女来到陈身边,踩住了罗曼的侧脸,把他的话变成了一些零散的呜咽。“呼,总算没有违约。”少女出了口气,“楼顶汇合,我们约好的。”“近卫局警司诗怀雅报道,敌对目标已镇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