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LM-9.5 幕间:年轻气盛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LM-9.5 幕间:年轻气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博士的絮叨:莫斯利安……莫比乌斯……莫斯提马!她真帅!我想写爱莫能组!但耳边总能听到奇怪的低语:你是想让莫斯提马当0,你就是馋她的身子……)作为偶像,空的住所却是相当的朴素。隐藏在龙门城区的普通公寓楼里,一间上下层打通的住宅。比一般公寓房大一些,但也仅仅只是大一些——加上偶像练习需要的器材后,甚至稍显拥挤。住所这种信息,对于偶像来说本来是机密信息。只是作为空的保镖,德克萨斯得以与她同行。并排走在一起,德克萨斯的视线不时瞟向空的头顶——虽然一早就知道,但是真正看到那双又长又软的耳朵,还是会感到新奇。“德,德克萨斯,不要一直盯着看啊。”空敏锐地注意到了德克萨斯的视线,微红着脸,侧过头去。她换上了一身略显宽松的运动服,头发也披散下来,变成了普通的卡特斯女孩,和舞台上光彩夺目的样子全然不同。她打开冰箱,问德克萨斯:“喝点什么?”德克萨斯想说啤酒,但是想来空的冰箱里没有那种东西吧。她看了看空期待的眼神,答道:“水就好。”“好的。”空从橱柜里取出两只杯子,注入冰凉的水后端到桌子上,示意德克萨斯坐下。德克萨斯只是拿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说道:“既然你安全到达,我就准备离开了。”“唉?”空看起来有点失望,“再坐一会吧?”“没有必要。”“坐一会嘛,我去准备点心。”德克萨斯没有继续推辞。她坐在小圆桌的另一边,打量着空的房间。下层的空间大半被厨房、客厅和狭小的餐桌占据,而正对着落地窗的空间则铺上了软垫,墙壁被镜子遮蔽,变成一个小小的练习室。起居室看起来在上层,德克萨斯看不清。但是仅仅从二层的围栏位置看过去,就看到了一排各种各样的乐器——还有德克萨斯不认识的其他道具。有一张海报贴在墙上很显眼的地方,黑黄为主的配色充满冲击力,一些偏激的词汇片段装点着画面正中的企鹅。“皇帝……吗?”没想到空的爱好还挺独特的。空在这时端着装在饼干盒里的混装零食回来。注意到德克萨斯的视线,她也看向墙上的海报说道:“是皇帝先生的演唱会海报。那甚至是……我在偶像出道之前的事情了。说起来,德克萨斯是认识皇帝先生的吗?”“他是我的老板。”“唉?”空虽然知道一些,但仍然感到惊讶,“皇帝先生还真是拥有着丰富的产业呢……”德克萨斯觉得空想歪了,她的本职工作可不是保镖,不过信使和保镖的区别其实不大,只是前者护送物品而后者护送人而已。“你知道吗,德克萨斯?我以前也想成为一名信使。”这倒是让德克萨斯感到有些意外。偶像和信使可是全然不同的工作,前者沐光而行,后者背光而生,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问道:“为什么?”空想了想,说道:“我以前啊,觉得信使们在城市间递送信件,为人们相互的连结尽力,给人们带来快乐和笑容——是一件值得为之骄傲的事情。”递送工作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实上,城际信使所需要负责的快件,往往并不是什么能够给人带来欢乐的东西,也许是一把武器,也许是罪证,也许是待洗白的黑钱……似乎是注意到了德克萨斯的表情,空又解释道:“我知道啦,信使不是那么光鲜的工作。小孩子总是会对世界抱有过于美好的幻想——即便如此,信使中不是也有德克萨斯一样温柔的人存在吗?”温柔?德克萨斯摇摇头,说道:“我不是那样的人。”“德克萨斯是细心地在保护着我吧?对我来说,德克萨斯就是个温柔的人呢。”空笑着说道,“就算德克萨斯不是完美的,至少此时此刻,是抱着善意的,我的保卫者,对吗?”也许只是任务使然——德克萨斯没有说出过于残忍的反驳。她喝了一口水,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空没有注意到德克萨斯的小动作背后的深意,而是有些扭捏地,把话题转到了她一开始的设想上。这么长的铺垫,都是为了这一刻——加油,空。“那个,”空慢慢把一副随身听递给德克萨斯,“这是我自己录的练习曲,暂时还没有公开……德克萨斯能不能帮我听一听,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呢?”其实就只是想让对方深深记住自己的声音罢了,这是自欺欺人的少女,因为矜持没法说出的话。但她半晌没有得到回应。德克萨斯走到窗边,眯着眼,透过窗玻璃看向公寓楼的下方。——————————“就是这里了吧?”罗曼布里亚.泰伊思特意甩开了自己的护卫人员,开着租来的普通轿车来到这里。为了查到这个地址,他可是连家族的活动经费都搭进去了一些。也不知道一个唱片公司的情报保密为什么做得这么好。就在他准备迈步走上公寓楼的台阶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兄长。”“你人在哪,我要见你。”命令般的语气激起了他的不快,只不过他也没想到龙门近卫局的行动如此之快。“我在看演出——怎么了?”“见面再说。到泰伊思工业的临时办事处来一趟。”“我知道了。”他挂断了电话。毕竟算算时间,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泰伊思工业虽然退出了近卫局的装备竞标,但是却没有离开龙门,而是留下了具有相当规模的办事处静观其变——甚至就连一部分业务也在向龙门延申。不巧的是,龙门虽然帮派林立,对武器的需求巨大,但是严格的武装控制法案却绊住了军火起家的泰伊思工业的脚步。这让正处在家族决策层边缘,正需要作出实绩的威廉.泰伊思焦头烂额,却又毫无办法。和维多利亚传闻的不同,龙门不是叙拉古那样遍地罪恶与黄金的机遇之地,魏彦吾和他的近卫局对这片土地的控制力惊人的强大。正在寻求突破的关键时期,突然收到近卫局的约谈,更是得知泰伊思工业卷进了最近的一系列案子里,他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可供怀疑的对象,但还是用优秀的演技和滴水不漏的辞令应付了近卫局的谈话。诗怀雅家族的年轻继承人看上去并没有全信,但是至少她需要时间重整旗鼓,而这短暂的喘息之机,威廉要教育一下自己不安分的兄弟。大楼地下车库,威廉在驾驶座上嘬饮着奶茶。这种混杂的喝法不在贵族应有的礼仪中,但他确实需要补充因为动脑过度流失的糖分。另一辆轿车停在他的对面。罗曼从车上走下来,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没等自己的兄弟坐稳,威廉就问道:“你最近都去哪了?”“去哪?地方可多了。”罗曼的声音轻浮,“演唱会,酒吧街,商业中心,还有各式各样的景点。”“你没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当然……你不会是要追究我去红灯区的事情吧?拜托,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四年的军旅生活没有让自己的兄弟有任何收敛,反而从一个浪荡子变成了兵痞,这让威廉眉头紧皱。他压低声音说道:“你做没做你自己心里清楚。近卫局的人找我谈过了,他们已经在怀疑泰伊思工业了。”“怀疑我们什么?”“别再装了。”威廉冷笑一声,“我知道你来做什么。听好了,你想当败家子尽管去,但是不要再试图插手家族的产业了。”“凭什么?”见到兄长把话挑明,罗曼也收敛了声音里的漫不经心,冷声回应,“就凭你是长子我是次子?就凭你屡屡受挫的业绩?”“有魏彦吾的压制,没有人能做得更好。”“谁知道呢?”罗曼的语气中满是讥讽。这进一步激怒了威廉。他猛地一敲仪表盘,几乎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意:“你知不知道魏彦吾有多难缠?你的举动只会让我们一败涂地……”“所以你就去舔一群贱民的鞋子?”罗曼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这就是父亲给你的……‘贵族教育’吗?我的兄长?”“闭嘴!”威廉怒不可遏,伸手揪住罗曼的领子,“只要我还在一天,龙门的业务就归我管辖!你再做多余的事情,我就没你这个兄弟!”罗曼看着自己兄长眼中的狂怒,沉默良久,说道:“当然了,威廉,大局为重。”“哼。”威廉收回手,“滚。”罗曼默默离开副驾驶座。等到罗曼离开,威廉靠在真皮座椅上,长出一口气,擦去了额头的汗水,驱车离开。虽然警告了自己的兄弟,但龙门那边也需要做些交际工作。另一辆车里,坐回自己驾驶座上的罗曼,看着自己在后视镜里的脸,与自己的兄长有七分相似——即便如此,年长了十几岁,又与他同父异母的“兄长”,真的有兄弟之情吗?罗曼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镜中的倒影也随他一起笑了起来。“来吧,”他摸出手机,“笑一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