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USS-3 白鹰骑士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USS-3 白鹰骑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乌萨斯的皇帝陛下比想象中年轻。五十多岁的皇帝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至少十岁,深陷的眼窝和紧绷的面部线条,散发着油然而生的威严。这种威严并不至于让人感到沉重,更多的是膜拜的冲动。而如果知晓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曾经的事迹,这份膜拜中还要掺入几分恐惧。皇帝彼得一世,又或者“彼得大帝”,乌萨斯英明而铁血的统治者,泰拉大陆上最尊贵的男人。回过神来,赫拉格发现他注视这位伟大的陛下太久了,这是不敬之举,赶忙将视线移向斜上方,保持完美的立正姿势。而彼得大帝似乎也没有在意,只是微微垂下眼帘,等待着下一位登台的军人和书记官递来的勋章。授勋大厅里回荡着书记官的声音,彼得大帝本人从未开口,连一句鼓励的话也没有。但是就算如此,其他人心中也只是觉得理所当然,并无半分不满。赫拉格在授勋名单的最后一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授勋仪式的勋章不会事先公开,而最后授予的会是什么样的勋章众说纷纭。他倒是不太在意勋章的种类,更在意承载其上的荣誉。趁着漫长的授勋仪式,他忍不住打量起冬宫的授勋大厅。按照彼得大帝的要求,冬宫内的装潢在过去十几年间整个翻新过一次。来自叙拉古、拉特兰和维多利亚的装潢将原本阴暗寒冷的城堡变成了富丽堂皇的宫殿,参加冬宫各种会议的大臣们,也不得不承认老式的乌萨斯装潢已经过时了。天花板上的巨幅壁画的主题是四皇会战。虽然那并不能算是乌萨斯辉煌的大胜,但在那场战争中,年轻的赫拉格初露锋芒,得到了军事主官的赏识,开始了自己的军官生涯。也许自己的身影也在作为背景的士兵中吗?赫拉格不清楚。两侧的窗户上原本的金属栅栏被拆去,换成了彩色玻璃窗,极大地提升了保暖性能;皇帝身后的墙上挂着的挂毯来自谢拉格,是作为外交赠品收藏的;红色的地毯来自维多利亚工匠的精心织造,价值连城。这只是冬宫的一间旁厅,而乌萨斯的强势已经显露无遗。“瓦西里.康斯坦丁.赫拉格。”书记官叫到了赫拉格的名字。室内的空气彷佛也突然沉默下来,众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他快步上前,站在皇帝面前,其他人屏息以待,好奇着赫拉格会取得什么样的勋章。以恰到好处的步幅来到皇帝面前,赫拉格单膝跪地,头颅低垂,等待着皇帝赐福后为他别上奖章。出乎意料的是,与之前接受勋章的军人不同,皇帝没有按部就班地为赫拉格挂上勋章,而是开口道:“赫拉格卿,我听说过你。”“不胜荣幸。”军官们纷纷投来诧异的视线。这是皇帝陛下整个仪式期间第一次与获勋军官攀谈,这其中的意味和潜在的机遇,令所有人对赫拉格另眼相看。“保持你的忠诚,成为乌萨斯的栋梁。”皇帝用手中的金色短杖轻触赫拉格的双肩作为祝福,赫拉格随即站起身来,弯腰前倾,方便皇帝给他挂上勋章。书记官将装有勋章的托盘送上,同时高声宣布:“瓦西里.康斯坦丁.赫拉格准将,于神圣乌萨斯帝国光荣的远征中功勋卓著,扬我国威,现授予其——”书记官拉长了语音,所有人凝神以待。“——白鹰骑士勋章!”皇帝将勋章挂在赫拉格胸前,看着这枚勋章上展翅欲飞的白色雄鹰,轻声说道:“很合适的勋章。”赫拉格不知该作何回应,只能沉默以待。授勋仪式结束后是军官晚宴,但在晚宴开始之前,皇帝的私人书记官就悄悄找到了赫拉格:“皇帝陛下想与您私下见个面。”赫拉格有些犹豫,但是这是皇帝的非正式宣召,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拒绝。沉吟片刻,他问道:“有什么事吗?”“您去了就知道了。”在旧时,皇帝的近臣一般被称为侍从,而自从乌萨斯的军事改革后,皇帝成为了军政两方面的实际领导人,侍从也被改称为书记官。虽然名字变了,但工作并没有变化——作为皇帝的耳目和信使。跟着书记官穿过冬宫辉煌的走廊,来自大陆各地的珍奇变成了罗列两旁的不起眼的装饰品。冬宫本身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博物馆,属于皇帝陛下的私人收藏空间。登上螺旋阶梯,书记官将赫拉格引至一间茶室,慢慢推开门道:“陛下,人带到了。”“下去吧。”“是。”乌萨斯的皇帝端坐在软椅上,背对门口,面朝着巨大的落地窗。窗外能够看到整个冬宫前广场,官员、政客、商人,各种身份地位和社会阶级的人来去匆匆。而这一切都落在皇帝的眼中。他的手边放着一壶茶,和传闻中一样,这位皇帝陛下不是吃饭喝水都需要下人伺候的贵族,而是真正上过战场,从战场上归来的人。赫拉格欠身行礼,道:“陛下,第四近卫军军长赫拉格前来拜见。”“来了啊,坐。”“臣惶恐。”虽然这么说了,但是赫拉格并没有推辞,坐到了皇帝身旁的椅子上。彼得大帝看了看赫拉格,道:“这张椅子上坐过很多人。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死了。有些是蠢死的,有些是聪明死的,有些是我杀的,有些是其他人杀的。几乎没有人得到善终,知道为什么吗?”“不知道。”“因为人人都觉得坐在这张椅子上就得到了皇帝的肯定。其实并没有,很多时候,皇帝只是想找人喝杯茶。就像现在。”彼得大帝端起茶壶,将深褐色的茶汤倒入赫拉格身旁的杯子里,茶汤上飘着氤氲的热汽。彼得大帝看着赫拉格,说道:“尝一尝吧。”赫拉格端起茶杯,小心翼翼地饮下一口茶水。茶叶的香味很浓,但是泡得太浓了,反而让茶汤味道发苦。赫拉格斟酌着怎么评价皇帝的茶水,彼得大帝提前说道:“你可以实话实说。”“是,陛下。茶汤味道很好,但是泡得太久,有些苦。”“不错的答案——大概还有一半的人即便喝着这样的茶水也夸赞我的手艺,这些人我是不喜欢的。”彼得大帝点点头,“出身军旅的你应该明白,我们都是实用主义者,不需要虚假的矫饰。”赫拉格点点头,这句话得到了他衷心的赞同。“你见过米尔什卡夫大公爵了吧?”“见过了。”“老东西,*乌萨斯粗口*,又想玩花招。”皇帝突然的破口大骂吓了赫拉格一跳,他没想到这位陛下也会有如此暴躁的一面。不过,这反而让他感到更加亲切,口吐芬芳是每一个乌萨斯士兵的基本素养,甚至排在刀剑和射术之前,仅次于酒量。彼得大帝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失态了。没想到皇帝也会骂人吧?”赫拉格摇摇头道:“没有。”“米尔什卡夫大公爵是个彻头彻尾的老狐狸,一个合格的政治商人。”彼得大帝端起杯子,用毫不优雅的方式喝了一口茶水,发出“吸溜溜”的声音,“让我猜一猜他想要怎么拉拢你……十年之内让你晋为元帅,而且拥有一支属于你的私军,对不对?”“您猜的没错。大公爵希望通过婚姻的方式拉拢我加入他的阵营。”“婚姻?阵营?”皇帝的眼神变得奇怪,“赫拉格卿,你原来真的不明白政治游戏的规则啊。”“请您指教。”“婚姻是最没有约束力的政治契约,乌萨斯更没有绝对的阵营。在乌萨斯没有盟友,在乌萨斯只有两种人:敌人,和潜在的敌人。”皇帝挥起手来,就像是在进行鼓舞军心的演讲,“米尔什卡夫控制人心的手段很高明。如果他想要操控你,断不可能用婚姻这么低级的手段,而是向你的私军中安插亲信——当然,他会过滤你拿到的信息,让你觉得这支军队依然在你的掌控之中。”“我不会接受大公爵的条件?”“……赫拉格卿,你是真傻,还是故意说给我听的?”皇帝看赫拉格的眼神里充满着惊异,他很难想象赫拉格这样的人是怎么在军队里熬到将官的,“那是资源,唾手可得的政治资源,你居然要选择拒绝?就算没有这些,老狐狸的孙女也是年轻一辈中难得的美人,你就不心动?”“我在参军时宣誓,为国家献上自己的忠诚。”“呵,呵哈哈哈!”彼得大帝夸张地笑了起来,用指节不断敲击桌面,“纯粹的军人……如果你生在卡西米尔,恐怕比生在乌萨斯更加合适。”“我的忠诚和荣耀都献给了祖国。”“啊,我知道。我没有怀疑你的忠诚。”皇帝的笑声平息下来,接着说道:“但是啊,赫拉格卿,想要真正守护这片土地,首先你要去夺取这个资格。不管老狐狸扔给你什么饵,你都应该全盘吃下,至于是消化掉变成你的实力,还是被米尔什卡夫大公爵当鱼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臣惶恐。”“赫拉格卿,乌萨斯没有纯粹的军人。他们都埋骨战场多年,烂成地里的泥灰了。”皇帝摇了摇头,“想要站得更高,就要学会抛弃无用的矜持,学习新的手段。这跟近卫军淘汰弩炮,换用火炮是一个道理,无关对错,只在好不好用。”在赫拉格回答之前,皇帝就抬起手,示意赫拉格别说话,接着问道:“获得白鹰骑士勋章的感觉怎么样?”“我以此为荣。”“本来其实应该给你颁发亚历山大胜利骑士章的,但是我给你发了同级的白鹰骑士勋章,你知道是为什么吧?”“……当然。”“很好,保持你的忠诚,军官。在此基础上,赶紧成熟起来,别像个蠢驴一样死于不懂政治,那太丢人了。”皇帝挥挥手,示意赫拉格离开,“去享受宴会吧,你是今晚的主角,‘白鹰骑士’。”“是,臣告退。”赫拉格退出茶室外,关上了门,终于出了一口气。苦涩在口中蔓延,不知道是因为茶水,还是因为心情。他握住了胸口的勋章。白鹰骑士勋章之所以独特,是因为这是一枚起源于卡西米尔,后来传入乌萨斯的勋章。虽然勋章等级足够高,但是却很少颁发,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这确实是一种足够隐晦的提醒,皇帝不怀疑赫拉格的忠诚,因为在皇帝看来,异族人的忠诚本就是不可靠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