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AGR-3 蓝毒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AGR-3 蓝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毒物不会被自己的毒液毒死。不过安努拉人毕竟不是带有剧毒的野生动物,安努拉人的毒液合成能力是有极限的。与有些剧毒动物一样,如果仅仅依靠日常摄入的营养,合成毒液的效率十分低下,毒性也不够强。虽然同样是蓝色的毒液,但是这样制造的毒液杀伤力有限。安努拉人合成剧毒的方式是另外一种——摄入毒剂,利用身体的毒液系统进行再次加工。这个过程伴随着极高的中毒风险,而不同个体的毒抗性也不同,这使得每个安努拉人合成毒剂的能力有高下之分。千方百计赶走了幽灵鲨后,蓝毒总算是能够静下心来了。摄入毒剂是非常危险的工作,容不得半点分心。但是幽灵鲨所说的,关于“海神异端”的事情,让她感到有些焦虑。情绪归情绪,工作归工作。她收敛了心神,看向正在缓慢反应的毒剂。配制有机毒剂只是第一步,那些普通毒镖箭用的正是通过这种方法配置出的毒液。不过,如果要进行混毒和精炼,她就只能亲力亲为了。她的面前摆着好几支不同的试管,无色的液体在试管里看上去一摸一样,如果没有标签根本无法分辨。这其中有致人死地的剧毒,也有针对剧毒的解药。“也许去当化学家会更适合我。”蓝毒有一点自嘲地想到,随后开始准备服毒。不同的毒剂要用不同的方法摄取,除了吞服,还有向不同部位注射——解药也是如此。准备好了针头和注射器,她先将毒性较弱的毒液喝了下去。苦。辣。有机化学制剂刺鼻和恶心的味道。毒性抗体在发挥作用,虽然对生命无碍,但是她的身体还是在作出本能的抗拒反应。头晕,恶心,胃痛。“该死,应该再加些价格。”随后是注射。先在手臂上准备好毒液注射器和解毒剂注射器,在注入毒液后十秒,立刻注入解毒剂,稍有不慎,就算是她也无法承受。好在过程有惊无险。遍布全身的毒液管道正在缓慢吸收这些猛毒,送入毒腺后重新合成,将其变成更加致命而无法辨别的毒剂。这不同于有公式可以依据的化学合成——生化反应的结果会产生什么东西,蓝毒自己也说不准。她只是按照经验和毒理学知识控制着毒剂效果。吸收、合成、分解毒剂,都在消耗着蓝毒的体力。而在毒性尚有残留时,她也不想再吃东西。疲惫感袭来,她挣扎着蹒跚到实验室里的小床边,一头栽进柔软的床铺里,没用多久就陷入沉睡。再次睁开眼,实验室里暗淡的灯光依旧亮着。封闭的地下实验室,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反应釜的定时器早已走完,自动停工。澄澈的毒液在瓶中看上去丝毫不起眼。浑身都在痛。肌肉,神经,骨骼——毒性残留物和体内能量消耗留下的代谢产物,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负担,也许还有伤害。不过至少,她又一次活下来的。绿松石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侥幸。她从床上爬起来,感受着毒腺的工作状态,确认了身体状况后,离开了实验室。实验室通过竖井连接在厨房的地下,竖井里的通风设备会把可能泄露的微量挥发性毒物抽离注入附近的城市下水道。厨房里一片黑暗,蓝毒这才知道,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她随手扶住了一旁的案台,正好按在一张纸上。那是格劳克斯留下的图样,娟秀的小字写着一行地址。她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去那里看一看,但是也就只是念头一闪而已。格劳克斯身上,有某种她在意的气质——孤独,但又不是不合群。她终究没有付诸行动,只是慢慢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走了几步,她停住脚步,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片刻的忙音后,另一边的人接通了电话说道:“难得,深夜联系我有什么事情吗?”“幽灵鲨……”蓝毒酝酿了一下语言,道:“关于海神异端,我想再了解一些。”“那倒不是不可以,这在阿戈尔也不是什么秘密。”幽灵鲨说道,“不过如果你要‘深入了解’那群家伙的话……恐怕不容易。有些秘密,只有我们才知道。”“……介意明天过来一趟吗?我想跟你谈谈。”“当然——顺带一提,蓝莓冰沙很合我心意。”“明天再给你做。”“算是贿赂?”“算是为情报交易支付的对价。”电话另一头地幽灵鲨轻笑一声道:“成交。”——————————次日蓝毒早早地起床,在店门口象征性地挂上了“今日歇业”地提示牌。随后,她开始着手做华夫饼——用来打发时间。幽灵鲨来得同样很早。她无视了门口的提示牌推门而入时,蓝毒正好把新鲜出炉的华夫饼拿出来。她随意挤了一些蓝莓酱,问道:“要吃吗?”“抱歉,我不喜欢热食。”幽灵鲨在柜台前坐下,将手里提着的,用油纸保住的东西放在柜台上。她拆开包在外层的油纸,内层是深褐色的防水布料。再次拆开封包,才露出了里面看上去有些陈旧的各式书刊。其中,有杂志,也有书本,还有一本报纸剪贴本。她看着蓝毒说道:“我还是没法违规透露太多,不过这些都是你们记录的,关于海神异端的报道——多少能增进一些了解。”说完,她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嘛,我这个人吃甜品会上头,如果我吃多了,可能会‘不经意’透露出什么信息哦?”蓝毒默默起身走进厨房。片刻后,她把一盘蓝莓沙冰放在了幽灵鲨面前。“嘿。”幽灵鲨轻笑一声,吃了一口沙冰,蓝莓的酸甜口感在舌尖随冰渣融化扩散开来,她不禁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她说道:“阿戈尔的海神信仰,你应该听说过一些吧?”“不太多。”“也是,你们大多把这当成神话故事听——基本没有谁到如今还信仰先祖与海神了。不过这套信仰在另一个地方还保存良好……”蓝毒冷不丁地问道:“教会?”“不该知道的东西你反而知道不少。”幽灵鲨说道,但语气里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没错,教会——我所在的地方。”“那海神异端呢?”“海神异端的真正起源其实跟海神没什么关系——但他们是比埃达教会更古老的邪教组织。随着埃达信仰的发展,他们为了发展信徒,与埃达教会的一些极端派别合作,产生了新的海神信仰,我们称之为‘海神异端’,而他们称之为‘库图鲁信仰’。”“然后呢?”“异端们相信,海神——阿戈尔,是某个更伟大和不可描述的神明的化身。那位神明沉睡在阿戈尔的深海之下,一旦群星回到正确的位置,它就会醒来,将泰拉大陆淹没,纳入它的国度。”“……听起来,真是毫无说服力的邪教说法。”“这才是恐怖的地方啊,也是你不应该知道的——不过既然你接受了雇佣,我说一点也无妨。”幽灵鲨无奈地摇摇头,“他们是对的。深海之下,确实存在某种东西。”“一位神明?”“准确地说,教会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某种古代遗物?强大而年长的生物?一个海底种族?谁也说不好。我们只是通过蛛丝马迹确认了它的存在,而仅仅确认这一点,就让当时的精锐损失殆尽。”“这就是你们雇佣我制造毒剂的目的?”“杀死海神?不不不,我们甚至从来没见过海神——见到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幽灵鲨似乎想到了某些令她不快的东西,放下了勺子,不再继续吃她的沙冰,“仅仅只是那个东西存在的痕迹,就让我们伤透了脑筋。这才是你将要对付的东西,以凡人的心智面对那些亵渎的生物,足以让人发疯。”“你看起来就没有发疯。”“我们的族群受过专业的训练,或者其实我已经疯了?谁知道呢。”幽灵鲨看着蓝毒的眼睛,“所以,把毒剂交给我,让我们去解决。你正在越界,蓝毒小姐,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蓝毒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那天你在我这看到的图样?”“属于海神异端们的祭祀符号之一。其含义为,‘活祭’。”“……你是说?”“将家族成员之一作为祭品献给海神,对某些疯子来说是无上的光荣。”蓝毒皱紧眉头,露出思索的表情。没过多久,她说道:“能救她吗?”“那个海神异端?唔,”幽灵鲨一脸为难,“恐怕很困难。一旦发现了海神异端,埃达教会决不会心慈手软……我有个替代方案。”“什么?”幽灵鲨露出微微得意的微笑道:“我有一位好朋友,很厉害的朋友。她和我一起行动,但却不是教会的人。我可以拜托她去救你说的人,不过她可是很较真的,如果那家伙真是个海神异端,她也不会手下留情。”“我需要付出什么?”“全部……好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幽灵鲨看着蓝毒突然一变的表情笑道,“猎杀海神异端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博士的絮叨:连抽了三个深海色......富坦!)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