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LTR-1 马太效应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LTR-1 马太效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博士的絮叨:我做到了,我写完了!从这章开始,能天使和德克萨斯的剧情分支会交替进行)拉特兰最大的四座圣殿分布在三座城市中——圣拉特兰大殿和圣彼得大殿都位于拉特兰城,而圣玛利亚大殿和圣保罗大殿则不然。位于罗穆路斯城的圣玛利亚大殿是拉特兰最大的宗教学校。信仰虔诚的拉特兰人在完整接受了第6项公民权赋予的教育后,如果需要进修神学,或为担任圣职而接受训练,都会基于第12项公民权,前往圣玛利亚大殿,成为一名普通修士。按照传统,只有成年男性拉特兰公民可以承担圣职,虽然这一权利现在被平等赋予了所有成年拉特兰公民,但圣玛利亚大殿是唯一接受女性圣职者的宗教学校。如果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能天使本来应该在成年后进入圣玛利亚大殿学习,成为一名修女,进入一个“姐妹会”修会,晋铎,晋牧——最终成为第一个以女性身份进入枢机会的人。她一直被视为最有希望达成这一历史性成就的人。不过,她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这也是公民权的一部分。”认识她的拉特兰人能够接受她的选择,但是不能理解,并为之惋惜。她也没有向任何人解释过。只是在看到高耸的圣玛利亚大殿尖顶时,会感到有一点唏嘘。她的好友中想必现在仍有人在圣玛利亚大殿修习,也有的已经完成了修业,前往其他圣殿积累资历。她的朋友们不知道她回来了,不过见到她的话肯定还是会十分惊喜——然后用念经般的方式与她寒暄一番。“饶了我吧,我最不擅长经文了。”能天使在心里默默告罪,为自己在这方面愧对神明的怠惰忏悔了两秒。接着,她调转车头,前往城市的另一个区域。罗穆路斯城另一个闻名于拉特兰之处,就是城中巨大的感染者聚居地。即便是以虔诚和博爱为特点的拉特兰人,在提到感染者时,也会为之色变。是否需要隔离拉特兰境内的感染者,曾经在宣圣省和宗教理事会之间掀起了巨大的神学辩论。宣圣省声称拉特兰第1项公民权赋予了全体公民“神前平等”的地位,即使是感染者,这项根本公民权也无法被抹去;而对于负责政务执行的宗教理事会而言,冒着让感染扩散的风险维护感染者公民权,是放纵恶魔的存在。教皇厅甚至为此召集了全体枢机会成员,召开了难得一见的拉特兰枢机大会,并最终作出了决定:感染者依旧是神的信徒,但他们需要遵守具体的规则,为此世的罪孽赎罪;拉特兰人不得歧视感染者,需将其以神的子民对待。随后,各城均兴建了感染者城区,感染者有专门的市政规划组和自治修会,仅仅只是被从非感染者的世界中切分了出来而已。但是,就算是虔信者中,对感染者的歧视依旧难以根除。对于感染者而言,这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结果了——相比乌萨斯,相比哥伦比亚,这种待遇已经是人间天堂了。许多圣玛利亚大殿的修士在晋铎之前,都会到感染者城区圣殿待上一段时间。短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总还是会离开的——感染者城区的圣殿里,一直都在的,只有同样虔诚的感染者。感染者城区里,能天使信步而过。她没有对这些受感染的可怜人另眼相待,但是身负光翼的萨科塔人在感染者城区里可不常见——这些某种层面上更“高阶”的萨科塔人,鲜少感染矿石病。她在距离圣殿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停车下来,走过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街道,来到罗穆路斯感染者城区的圣殿里。燃烧香料的烟从摆放一丝不苟的香炉里缓缓飘落在地上,香气醇厚浓郁,说明用的香料品质上佳,完全符合配比要求。现在不是礼拜时间,圣殿里没什么人。偏殿里坐着执守的修女,正在抄写着什么。能天使来到偏殿,站在案台前问道:“姐妹,请问现在可以捐献吗?”修女抬起头来点点头,说道:“捐献箱在中殿入口旁。”“不,不是小额的那种。”能天使摇摇头,“金额比较大,支票的话还是面对面交接比较好哦?”修女睁大了眼睛。能天使看起来跟她一个年纪,甚至会更年轻一点,就像是在圣玛丽亚大殿修习的学生。而她刚才居然说,要进行大额捐献?“那个……确认一下。”修女的语气中透露着难以置信,“您要捐献多少?”能天使摸出钱包,取出填写了必要事项的支票递给对方道:“龙门币,三十万。”虽然不算特别惊人,但是这对于圣殿的开销来说已经是可观的数额了。尤其是感染者城区的捐献本就非常微薄,这样一笔巨款可以供圣殿维持很久,也能改善地区的生活。修女站起身比了个常用的祝福手势道:“愿神明祝福你,姐妹。”能天使还礼后,问道:“城区最近的生活水平怎么样?治安呢?”“生活水平还是那样。好在有教会的维持,不至于彻底断了供给,价格也还可以接受。治安倒是不错,可能跟马上要到节日了,圣殿会发一些生活用品有关。”修女摇摇头道,“毕竟我们都是感染者,能有这样的生活已是上主垂怜。”“辛苦你们了。”修女苦笑着说:“还有辛苦的事,就是莫大的赐福。‘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不论神明赐予我们的恩惠多少,我们总还是不能怠慢的。”“……呵,说的也是。”那绝对公平,因而无情的主啊。你能看到这些人的苦难吗?能天使的手握住了衣袋里的十字架,轻声道:“他说,‘这些事你们既作于我的兄弟中最小的一个身上,便是作于我的身上了’。”我会因此而蒙宠,因此而称义吗?那,他们呢?——————————在感染者城区随便找了个咖啡厅,点了一份苹果派和一小杯浓缩咖啡,悠闲地坐下,就放佛根本不是在感染者城区,而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她咬下一口苹果派,酥香的皮和柔软的馅料在口中化开,苹果和焦糖的香甜味道沁人心脾。她的眼睛眯了起来,一副很享受的表情。细细品味片刻后,她咽下苹果派,感叹道:“还是拉特兰的苹果派最好吃啊。”而且和苦涩的压缩咖啡很配,不过能天使没有说出来。她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慢慢品味着自己的点心。感染者城区反而比罗穆路斯城的主城区更加干净和肃穆,人们也更加遵循各种宗教典仪。也许他们将矿石病看作是神明的惩罚,因此才更加虔诚地赎罪吧。与叙拉古签订和平条约后,拉特兰对外界开放的程度也逐渐提高,在大多数的地方,世俗化都成了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前代教皇庇护十一世想必也是看到了这种可能性,才增加了现在的第8条公民权,赋予了拉特兰人选择世俗身份的自由。相比较外面,反而是感染者城区更像是人们印象中的拉特兰:肃穆,简单,虔诚。能天使喜欢这种氛围,空气中彷佛有圣歌奏鸣。某种奇特的联系让她知道,神依旧爱着这些人——即使他们是感染者。“但是,这是为什么呢?您究竟为什么要折磨您虔诚的信徒呢?”也许正是因为给不出这个答案,那恐怖的灾难才会被称作“天灾”吧。一辆少见于此的轿车在咖啡厅旁停下来,车上独特的徽记证明这辆车属于作为拉特兰三大机构之一的宣圣省。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身穿白底金边的教士袍,但是一身肌肉仿佛要从衣服下爆炸一样发达,与其说是宣圣省的教士,反而更像戍卫队的战士。“哟,‘加百列’,我等你好久了,你的效率变低了。”能天使挥了挥手,示意下车的男人坐下。“你终于回来了,‘喀麦尔’。”健壮的男子坐在了能天使对面,“想通了吗?”“从一开始就清楚明白,又怎么会有想没想通的问题?还有,不要叫我‘喀麦尔’了,现在她们都叫我‘能天使’,”能天使笑着说,“倒是你,分管了宣圣省的感染者管理中心,很辛苦吧?”“当然了。”加百列用自嘲的语气说,“‘史上最年轻的主教’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就算还没有晋牧,也已经让我精疲力竭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晋牧?”“还早。”加百列环视四周,“你看,这里是罗穆路斯的感染者城区,全拉特兰最完善的感染者城区。可是即使在这里,歧视依旧存在,物资仍不充足,有些看不到希望的感染者甚至走上了渎神的道路……”加百列叹了口气,言语中带着深深的疲惫:“你倒是好,去‘云游四方’,已经两年没有通信了。”“我这是在考验我的信仰。”“……你认真的?”“假的。”能天使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是老样子啊,加百列。”“既然你不打算返回教会,”加百列切入了正题,“那你这次回来干什么?”能天使双手撑着下巴说:“回来看一看呗。拉特兰怎么说也是我的家乡,回家需要理由吗?”“所以?”“好啦好啦,其实我有个东西要还给教皇陛下。”加百列听完皱起眉头,说:“这不太好办。教皇陛下最近很忙。”“忙什么?”能天使蹙眉道,“我印象中,在没有圣典的时节,教皇厅大多很清闲。”“是宗教理事会那边的问题。”加百列道,“宗教理事会对现在的感染者政策不满,要求重开拉特兰枢机大会。”能天使嗤笑道:“在他们眼中,拉特兰枢机大会是每天早上的集市吗?”“这就是麻烦所在……”加百列摊开手,“这一次,宣圣省也站在他们那边。所以你也应当理解……我现在的立场,很尴尬。”“你的立场是什么。”“我站在教皇这边——不,应该说,自始至终,我站在全知、全善、全能的主一边。”加百列道,“但是我们终究只是凡人,俗世的事务会像毒藤一样永远困扰我们,让我们的心灵无法澄澈。”他不无感慨地看向能天使道:“又有谁能像你一样,守住最纯粹的信仰呢?”(今天可能双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