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轻小说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 KZM-5 蔓生荆棘
听书 - 黎明前的泰拉故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KZM-5 蔓生荆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五个人,四人手持轻弩,一人手持重弩。卡西米尔边防军不论如何腐朽堕落,训练程度依旧远远高于大多数雇佣兵。弩箭以非常稳定的频率驱赶着陨星,不以击杀为目的,很显然,他们只是想延缓陨星的步伐而已。“来不及报信了。”陨星在心中权衡着。不过五十多人的队伍,分出五个人来追她,面对村中具有地利的守林人们,叛军的进攻胜算不高。毕竟,劫掠不同于战争,如果损失过大,那么就算攻下了村落,也是劫掠者难以承受的损失。但是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某个环节可能出了问题。这种直觉让她很不舒服,但她什么也做不了。“总之……得想办法,甩掉这些人!”陨星独特的爆破改装附着物,对重弩的威力有着极大的提升,但是这种改装不适合林地作战。一方面,密集的树木提供了大量掩体,风压和破片无法完全发挥。另一方面,风速太快了,如果在移动中射击,射失的爆破箭矢极可能引起一场蔓延极快的森林大火——怎么说也是半个守林人,在如此惊人的树木密度中放火的后果,陨星想都不敢想。拆除爆破装置,进行精确射击的话,她的重弩需要相对稳定的射击环境,在这种追逐战中,显然没有让她停下来慢慢瞄准的机会。要逆转追逐战的局势,她需要一个转机。与守林人们在一起的时间里,陨星已经渐渐熟悉了这片森林,虽然依旧没办法在树冠上穿行,但是陨星在地形考察时,已经设计好了自己的行动方针。在叛军的眼中,奔跑的陨星突然消失了。重弩手,看起来也是叛军的领队,举起一只手,示意正在追击的队员放缓脚步,靠近陨星最后出现的位置。空无一物。已知的源石技艺中没有涉及隐身的分类,而伪装在足够近的距离下并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但是,陨星就是在五双眼睛的注视下,凭空消失了。她是怎么做到的?诧异在叛军们心中闪过。但是诧异也仅仅存在了一瞬间,一支弩箭突然从一名叛军身后的地面穿出,斜向上方穿胸而过。弩箭带着巨大的力量穿透了叛军的胸口,一蓬血花从他胸前绽开。“地下!在地下!”剩余的四人立即将弩下压,重弩手向弩箭射出的地面发射,随即开始装填。三名轻弩手慢慢靠近上去,掀开地上的一层草皮,露出了下方的洞口。“地道?不,不对……”是天然地洞。卡西米尔的寒带林中,渗入地下空间的水在寒冷中凝结膨胀,挤开一片空间后,在温暖的季节又再次融化。如果地表被植物根系固定较好,这种地下空间就不会塌陷,而是形成了特殊的地洞。一般情况下,这种狭窄的地洞是单向的,只有一个出入口。但是如果这个地洞凑巧与另一个地洞,甚至复数地洞相邻近,就可能在地表下方生成一个复杂的地下通道系统。叛军领队皱紧眉头,片刻后,他挥了挥手。一名叛军点点头,把弩摘下来,拔出随身的刀,跳下地洞。狭窄,寒冷,而且潮湿。寒带林的灰化土散发出强烈的味道,像是锈蚀,让陨星联想到鲜血。身上的保暖大衣使得她在狭窄空间里不太灵活,好在这洞穴比她想象中宽阔一些,否则她可能要靠单薄的毛衣去面对洞外的暴风雪。“森林是有生命的。植物,水流,动物的足迹和代谢物,岩石——就像一个人的肌肉纹理,有迹可循。”陨星不会像守林人一样用神神叨叨的语气说话。但是,没错,森林里满是可以追寻的痕迹。她是个速学者,掌握某些守林人的寻路技巧并不困难。所以她知道,这个地洞不是死路。不出所料,片刻后,掀开一片藤蔓,陨星从地面下钻出。风帽已经不知所踪,落叶粘在她的头发上,显得有些狼狈。她平时也不经常打理头发,说到底,如果不是为了以良好的形象示人,她根本不会留下一头长发。钻出地洞后,她立即转向反方向,沿着地洞的走向往回行进,拉动上弦栓。暴风雪的天气,更适合短兵相接。弩弦绷紧,机簧定位,她将弩箭架到弩身上,仔细观察着环境。风的呼啸、树叶的摩擦、飞舞的雪花、滚动的石子……她抬起重弩,冰冷的箭簇瞄向地面。扣动扳机,弩箭离弦而出,失去拘束而迅速复位的弩弦发出一声轻响,但转瞬就被暴风雪淹没。离弦之箭刺穿地表藤蔓,穿透表层的腐殖质,深入灰化土下的地下空间。被陨星改造过的重弩惊人的力量在此刻显露无疑。陨星拉动上弦栓,再次装填弩箭,朝着稍微偏一点的位置再次射击。随后,她离开站立的位置,遁入风雪中。——————————“我被攻击!从上面!我被……”通讯中断。叛军领队终于意识到了情况在失控,陨星对这片森林的了解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期。摆出前进的手势,余下的三人相互掩护着,向最后的通讯信号地点前进,在林间搜索陨星的踪迹——虽然现在看来,他们对陨星的追逐已经被奇袭打乱,不可能完成目标。从那个位置奇妙的地洞开始,猎人与猎手互换了身份。陨星保持着移动,她不是守林人,但是她知道狩猎的法则:要么彻底静下去,要么彻底动起来。她不知道剩下的人在哪,在做什么,但是死在地洞里的叛军肯定会汇报自己的大致位置。她必须保持行动,在被追上之前,先发现叛军的队伍。她也可以就此脱离追击,损失两人的叛军已经无法阻拦她——这是最聪明的做法。但是,她依旧希望歼灭这支队伍,否则他们就会转向去林冠村。虽然她相信林冠村的防御力量,但是她依旧感到不安。叛军人手不多,他们敢于进攻林冠,必定有所仰仗,只是不知道他们倚仗的是什么。陨星不断寻找着最短的路径,在一棵棵树木后转换掩体。如果从上空观察,她的行动路径是一个以此前杀死地道中叛军的位置为圆心的圆弧。她在搜索,按照边防军的习惯,他们不论如何都会来确认同伴的状态,再进行下一步行动。重视同伴,这是一种雇佣兵没有的可贵品质。陨星忍不住乍舌,她对利用这种品质有些罪恶感,但是道德拷问可没办法赢得胜利。她的计划生效了。她绕到了剩下的三人小组后方,看到了他们搜索前进的背影。如果这个时候,用爆破附着改装弩箭射击,陨星有把握一次重创这三人。用最小的动作卸下弩箭,将爆破箭矢上弦,陨星慢慢抬起重弩,衡量着自己与叛军三人小队间的距离,再考虑风向和高度差,对比瞄具标尺调整方向。突然,卷起的落叶和雪花打在陨星身上,巨大的力量甚至让她立足不稳,跌倒在地。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叛军小组身上,突如其来的大风将他们掀翻在地——就好像一堵看不见的风墙突然经过,击倒途径上的一切。下一秒,苍茫的白色布满了陨星的视野。暴风雪。陨星爬起来,从身旁捡起自己的重弩,好消息是弩并没有因为掉落而损伤或者走火,坏消息是她已经丢失了目标视野。她斜靠在树上,卷起袖子,手表上的指南针已经不再转动,看起来出了些故障。相比丢失视野,更糟糕的是在林中失去方向。她没法认清每一棵树的区别,在这种天气里,她如果无法返回林冠,她就可能会葬身于白色的暴雪之中。同样,这种远程武器几乎失效的天气中,林冠的安全也难以保障。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林冠的担心其实有些模糊——她没有见过多少林冠村的村民,对那片土地也没有多少感情,只是一如既往的,她旅途上的一站。但是那个守林人少女……陨星甩了甩头,清空杂念,将上弦的弩箭向上空射出。在弩箭消失在视野外之前,她大致确认了现在的风向——并借此推测了大致的方向。林间的光线昏暗,刺骨的寒冷让人逐渐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树木看起来仿佛都是一个样子,一棵接着一棵。陨星的时间和空间感在逐渐丧失,她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了错误的方向。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震荡着森林,短暂地压过了漫天暴雪。树冠上的积雪被震落,洒在陨星头上。她的瞳孔一缩,她看见林间升起了一道烟柱,有隐约的火光。那肯定是林冠村的方向。看起来方向有偏差,但是总归不算太远。仅仅经过一瞬间的犹豫,她就迈开步子向烟柱升起的方向走去。她欠守林人一个人情,她必须设法偿还。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