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女神复活计划 > 第287章 到了
听书 - 女神复活计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87章 到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纤月黄昏庭院,风卷枝摇花香。静谧又犹过,风雨欲来未可知。

尤丽娅着黑纱鱼尾蕾丝裙,像一只优雅的黑天鹅,站在繁华盛开的花园里,本在享受这难得的独处十分的宁静。但这份宁静很快就被远处爆起的火光,很片刻之后冲进来的一大群手下搅得粉碎。

腰间的长鞭甩动,一个转身飞上房顶。外面的情况,让她一瞬间有些失神。

未曾想到有一天,她能在光明圣廷看到了与景观城那一夜相似的场景,喊杀声与火光的交织,空气里弥漫暴动与不安,跑出屋外的每一个人脸上有着难以遏制的不可置信。

这里不是罪恶之都的景观城!这里是光明圣廷!是这片大陆的中心,是这片大陆中最有权威最崇高的地方。这里本应该满是肃穆和威严,每个人带着谦卑和崇敬,本该如此。而不是如今的惶恐不安!

仿佛一切不像真的。尤丽娅忍不住闭眼,又睁开。这里真的不是景观城吗?

那悬浮在空中的飞塔比肩的圣廷的白色的塔尖,那由蓝渐渐被烟尘覆盖变黑的熟悉的天空,都在告诉她,这里真的是光明圣廷!

“彭休!”尤丽娅大喊。从日影走向他们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绝不会善罢甘休!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会如此不顾一切,大张旗鼓的直接奔着圣廷而来,甚至都不愿多等到日影醒来。

没人敢问尤丽娅喊得谁。那些冲来的下属,已然陷入了因不可置信而来的慌乱中,甚至不知该从那个方向去面对从塔上一个飞落,飞向不同地区的黑衣人。

“还愣着干什么!”尤丽娅厉声喝道。“去组织人战斗!给我挨个地的找,见一个杀一个!”

“那塔怎么办。”一人指向那空中的巨大飞行物。

“去魔法堂召集魔法使们让他们想办法!”

“可是他们大多都去地方平乱去了。”

“看谁在就找谁!这还用我教你吗?要他们给我想办法!”

下面的顿作鸟兽四散,只剩下玲花。

“殿下!”玲花咬了咬牙,“您别去!”

尤丽娅一愣,皱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玲花跪下了。“此刻说这个,等同叛变,理应死罪。但是就是因为是这个时候,我就算是死,我也想劝一劝您。别去!”

啪,一鞭子抽过来,打在玲花身边,同时扫断了周围的繁花,彼时还盛开美艳的花骨朵,瞬间枝残花落。

“我当你没说过。现在立刻出去。”

“以前您不知道这里的真实的情况,您尚且有目标,那还有话可说。可如今,圣廷所作的那些龌龊的实验,那些埋藏的黑暗,已经人尽皆知了。如今哪里还有半点值得崇敬的地方!若不是还有您这些人老人在,怕是早就被世间唾沫星子给淹了。这里哪里还值得您为它卖命的地方?”

“住嘴!”尤丽娅再厉声喝道。“你不要再说了。”

玲花没有被吓到,反而站了起来,更进几步。

“不,我要问清楚,让问问你自己,在这里生活真的开心过吗?真的自由过吗?有过真正的朋友吗?

之前您用箭射奥菲利亚小姐的时候,看起来心那么狠,但是心里苦不苦你最清楚!现在你出去面对彭休殿下,您是打算也和他兵戎相见,不死不休吗?

您是真的从心底不希望日影被他们救走吗?”

“不要再说了。”尤丽娅鞭子举起,又停下,终究没有抽下来。“路是自己选的,哭着我也要走完。”

彼时,她还想小,她握着阿斯蒙蒂斯的手,是那么温暖有力,是她日后生活成长的依靠。

“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不用你陪我了。这么多年谢谢你了。你离开这里吧,过自己的生活。从此各奔天涯路,你也要好自珍重。”尤丽娅温和的说完,从腰间拽下一个荷包,丢向玲花,利落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玲花泪目,她从小就跟着尤丽娅,可是此时的尤丽娅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地上漂亮的荷包里,她不用打开就知道里面是什么。那里面装着是一把小巧精致的私库的钥匙,金库里几乎是尤丽娅全部的家当。

有些路,自己选的,哭着也要走完。

****

挑战权威,踏上圣地。每个人心里都各有不同,但表情一致的肃穆。

梅尔森站在彭休的身后,看着老大高大的背影,心情也是很复杂。他从小就被哥哥和姐姐的优秀的荣誉感包围着,心中也曾无限憧憬过这个地方。可如今,心中憧憬坍塌,一切都是这么的措手不及。日影被抓,姐姐逃回,哥哥受伤情况不明。他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捋清楚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这一切破碎的好像来的太快,就如同现在站在上空俯瞰这里一样的不真切。

在景观城城最后的战场,他曾经喊过哥的少年,莫名奇妙的换了性别,被告知是个女孩,还是个女神。赶去的时候,他的从小跟随的自信的老大,第一次见到他有那样失落的表情。

所有以往的事情如穿线一般的联系起来,黑料和证据多到飞起,消息振翅,足以飞遍整个大陆每一个角落。

哥哥姐姐的从小的荣誉变成了一个笑话。彼时父亲叔伯的脸色不知有多难看,一时竟不知道怪谁,是应该责备将黑料公之与众的皇子,还是应该责备制造黑暗的圣廷,究竟是谁让这个家族的荣耀上蒙尘。但说什么已是无宜,更重要的是姐姐和哥哥受到的牵连会如何?即使无背叛之心,亦要被疑,被关已成既定,还不如早做打算。可最终只有姐姐一个人逃了回来。

能见到多年未见的姐姐,说不高兴是骗人的,却又还有更多的忧虑……

现在,总算打到了这里,他矛盾的想分身。想救哥哥,也想去跟着彭休去救日影。明明带走的那一次没能出一份力,如今抢回的时候不仅也没帮上忙,还要牵扯一份力量吗。

梅尔森他很暗恼。却见一只手从后方伸了过来,放在他的头上,开始揉。

“别盯着老大看了。他可没兴趣理你。还是看我,我理你。”

“滚。谁要看你。”

“我不好看吗?”莫特强行掰脸过来。“你现在的表情好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

“你才是狗。”梅尔森瞪眼,直接挥拳揍向莫特的脸,爪子被抓住。

“放心吧。”莫特捏捏梅尔森的脸,“这边有我们。你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好。”

“可是……”

莫特捏住梅尔森的嘴。“没什么可是的……不管发生什么,信任依旧不是吗?你只要记住,活着。即使没有成功,也还有机会。保护好自己。”

梅尔森拍掉脸上的手,“还用你说。我当然相信他们。我是……”他不相信的是他自己,梅尔森停了一下,将那些情绪抛出脑后,“算了……你安慰人的样子真丑。”

说完,往前跨了一步,准备走向通道口,站住回头。“你也别死。”

“放心吧。死不了。”

挥挥手,是又一次的分别,各自为战,也要各自安好。

“您还要站在那个角落多久?”梅尔森走了,莫特朝着另一边的转角问道。

话语落,一身着黑色斗篷的中年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我可不是故意听你们对话的。你们进来前,我可就站这里了。只是那个小朋友看殿下看得太认真。没发现我。”中年人拉下帽子,露出成熟英俊的面容,眉宇之间很容易联想到另一个人,哀弥月。

“我没怪您。那家伙也不会。我们都很感谢您能来。”

“客气。我来也是为了我的族群,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话说你们这群小朋友感情都挺好的,很不错。”中年人说着露出怀念的表情。“如果那个时候小夜他爸没被逼走……唉。我听小月说小夜他喜欢我们接下来要去救的那姑娘?”

“咳……”莫特觉得口水呛人,看向彭休不为所动的的背影,稍微安心一点。“喜不喜欢,我也不清楚呢。毕竟在这件事之前,我们大多数都还不知道他是女孩子呢。”

在中年人的脸上果然露出几分惊讶。

“他并不是刻意隐瞒的,实在是为形势所困。不过我们伙伴之前的情谊也与男女无关。我想哀弥夜对她的喜爱更甚与这些吧。”莫特找补解释道。

“也是。不管怎么说,小夜都为了那柄剑使用禁术。虽说可能消散了……”中年人叹口气。“小月只说那么一点,也不让我多问,但是忍不住还是想知道他的以前。”

“求仁得仁,求己得己,他亦无所怨,足矣。”彭休突然回头说道。“最后他和我遇到了同样的人,我们一样幸运。”

中年人对于彭休突然而来的话也微微惊讶,有些感叹。“殿下还记得他,想来也算没白认识一场。只要还有人记得,他的过去就不会消失。”

不会消失。只要有人还记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