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八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大秦五百年 > 第84章 联合抗秦
听书 - 大秦五百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4章 联合抗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李左车道:“布、盐、茶叶此类物资,皆是匈奴所没有。匈奴南下是为了掠夺物资,不是为了占据土地。臣认为,可派人出使匈奴,向匈奴提出,用布、盐、茶叶等物跟匈奴交换战马,若能说服匈奴,皆大欢喜。”

赵歇问道:“要如何才能说服匈奴?”

韩王信道:“张丞相说,需先让匈奴认识到秦国的巨大威胁。可跟冒顿单于说,秦国野心极大,是要灭六国一统天下,倘若被秦国一统天下,如此庞然大国,对匈奴是极大威胁。而东方六国不一样,各国只是为了自保,从未想过灭其中一国。秦国是双方共同的敌人。我们以此为理由,提议赵、韩、齐等国跟匈奴联合,共同对付秦国。只要能说服这一点,随后再提出物资交换,这就好办了。”

“太好了!张丞相言之有理!”

张耳大声夸赞着。

赵歇道:“没错,正是如此,张丞相真乃足智多谋。”

李左车道:“张丞相提议甚好。”

从秦昭襄王开始,秦国咄咄逼人,开始了一统天下的态势,再经过数十年,最终灭掉六国。

六国得以复国,对秦国以往吞并六国心有余悸,为了灭秦、抗秦,就算是异族匈奴,皆可联合起来。

陈馀依然没有出声,他跟张耳已经翻脸了,两人都不想跟对方发生交集。

赵歇看了一眼陈馀,见陈馀没有发表意见,对张耳、李左车道:“既然两位卿家都赞同,寡人准了。可谁能出使匈奴?”

张耳道:“臣麾下有一人才,名为蒯彻,他辩才无双,派他出使匈奴,定能成功。”

赵歇道:“可我们连匈奴单于身在何处都不知,如何找到冒顿?”

李左车道:“要找到冒顿不难,匈奴在云中、九原有重兵,可先派人联络那边,让那边再禀告给冒顿。”

商量已定,韩王信退下后,朝会继续商讨政事。

赵军回到邯郸后,全面管控赵国国土,重新统计户籍、清丈田亩。

现在赵国国土范围,恢复到了长平之战前的水平。

根据统计,赵国人口为331万。

朝会结束后,张耳命人前去云中郡,联络那边的匈奴,要求面见冒顿单于商谈要事。

李左车的任务是练兵,训练强大的军队,尤其是骑兵,赵国的练兵事宜,由李左车负总责。

根据李左车的计划,要重新打造出强大的骑兵,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战马不足,尤其是良马。

——————————

楚国,彭城。

近段时间来,在官吏间、民间流传出一种声音,说楚国得以复国,全赖于项家,项家应该获得分封最好的土地-江东。

最后,屈、景、昭三家的人都获得上朝堂机会,三家联合进谏,要求分封项家。

有些人琢磨着,三家居然支持项家,背地里必有玄机。

楚王宫,项羽在这里举行家宴,宴请项家子弟们。

连貌美如花的王后虞姬也在场。

今天,大家的心情都不错。

项伯道:“咱们项家理应分封江东之地,呼声很高啊!”

项庄道:“章邯真行,为我们项家分忧。”

项声笑道:“良禽择木而栖,章邯彻底投奔咱们项家了。”

项悍道:“不知为何,屈、景、昭三家居然全力支持项家分封江东。”

项冠道:“不知他们有何企图?”

项伯道:“照我看,他们三家讨好咱们项家,是希望大王给回封地给他们。”

听到这里,虞姬开口道:“对啊!楚国由项家当家,他们唯有靠向项家,方有出头之日。”

对于这个,项羽还真有些头疼,一咕噜喝下一爵酒。

虞姬看项羽有些烦闷,开口道:“大王,妾身歌舞助兴!”

随即,以虞姬为首的舞女们,在跳着楚国特色的舞蹈,宫廷乐师们在演奏着乐曲。

项羽看着那貌美如花的虞姬,那些许烦恼,很快就抛到九霄云外。

现场有美酒水果,气氛热烈。

唯独有个人心情郁闷,那就是项羽的族侄项它。

项它出使齐国回来后,得知要实行分封制,只能无奈叹息。

在项家人员中,以项它的政治能力最为突出,项它跟范增一样,看出分封制对国家的危害,却无力阻止,痛心疾首。

项羽酒量非常好,频频敬酒。

虞姬之美,惊为天人,在场的人无不羡慕。

这天,章邯跟项羽单独见面。

章邯进入书房,项羽发现他面带喜色,问道:“少荣有何喜事?”

章邯答道:“有两大喜事。其一,大王和王后天地之合,传为佳话。王后乃天下最美女子,只有天下第一英雄才配得上,大王和王后,真乃天造地设的绝佳一对,臣每每想到这,就为之高兴。”

哈哈!项羽这下贼乐贼乐的。

章邯已经开始习惯了做阿谀奉承的人,能够讨好项羽,他为之高兴。

章邯继续道:“其二,项家获分封楚国最好之地江东,已是众望所归。”

项羽道:“少荣,这少不了你的相助,我代项家谢你。”

他亲自在两个酒爵上倒酒,然后给章邯敬酒。

随后,章邯道:“既然大王恢复分封制,若只分封项家,又是最好土地,楚地必定人心不服。屈、景、昭三家的封地,也应当恢复。”

一向很吝啬的项羽,对这方面不太情愿。

章邯再说道:“这三家曾经对楚国有大功,若能给回封地,三家必定诚心拥戴大王。”

项羽道:“他们祖先是给以前熊家的楚王立功,跟项家何干!”

章邯道:“大王是继承楚国之位,并非新建国家,按照楚国法统,应当承认楚国以前封赏。”

因为楚怀王熊心没有子嗣继承王位,才由项羽继位,根据法统,楚国立国时间是从周朝时立国算起,宗庙上供奉着历代楚国国君牌位。

项羽想想也是,虽然三家支持项家,但三家的封地加起来实在太多了,实在肉疼。

他问道:“少荣,有何解决之法?”

章邯道:“大王,臣认为,可以给回三家封地,但不能给回全部,给一半足也。大王可声称,起兵复国时,三家毫无功劳,封地只能恢复一半。”

项羽无奈叹息一下,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章邯道:“大王,有三家诚心拥戴,楚地人心更稳固,让大王日后更无后顾之忧率军灭秦。”

项羽点点头,章邯说的确实在理。

第二天,章邯来到景家。

章邯笑着说道:“好消息!好消息!”

景绸问道:“章大人,莫非大王同意给回一半封地?”

章邯道:“正是,我已成功说服大王,把一半封地给回你们三家。”

景绸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之宅院所有人,并且派人通知屈、昭两家。

当天晚上,三家联合举行盛大筵席,庆祝这个大喜事。

作为贵宾的章邯,三家的人都对他很是感激,频频向章邯敬酒。

昭扬还说,他有个刚到待嫁之年的孙女,希望章邯能娶她。

章邯只是在楚国做间谍,可不希望在楚国有子嗣,只能婉拒了。

数天后,楚王宫大殿,这里举行朝会。

项羽正式颁布诏令,把江东分封给项氏一族。

对于屈、景、昭三家原本封地,项羽按照章邯所说的理由,只给回一半。

另外,龙且、季布、英布、钟离昧这四个最得力武将,同样有封地。

当然,封地面积不大。

范增无法阻止项羽分封,只得提议给四人封地,要不然有功劳而不封,会然部下们心寒。

项羽不太情愿地划出少许土地,封赏给四人意思一下。

——————————

函谷关,这里来了一个特殊的人,名叫陈平。

孟通亲自见了陈平。

陈平给出的身份证明,是原本秦国的照身帖。

陈平家乡在阳武县,现在属于魏国国土。

在六国起兵后,陈平辅佐魏王魏咎,不久章邯攻入魏地,魏咎被杀,陈平再投奔项羽。

原本秦国一统天下,全天下的人都是秦国人,都有秦国颁发的照身帖,陈平一直将照身帖保留着。

孟通看着他的照身帖,说道:“陈平,阳武县是在魏国。你是得知秦王求贤令,来投奔秦国了?”

陈平道:“非也,我本身就是秦人,六国余孽造反,霸占关东之地,我的家乡也被叛贼霸占。即便如此,我仍然是秦人,我这是要去咸阳为朝廷效命。”

“说得好!说得好!”

孟通在纸张上书写好证明给陈平,放陈平入关。

——————————

咸阳南郊某农田。

现在是六月底,夏收刚刚完毕,要对农田进行翻土,即将开始夏耕。

农民最忙碌、最辛苦之时,莫过于盛夏,本身天气就酷热,夏收、夏耕连接着进行。

上午,子婴正在农田里耕作,在使用曲辕犁翻土。

只要不是战时,每次农忙,最少要亲自下田劳作一次,这是子婴给出的承诺,作为君王要起到带头作用。

每次下田劳作,都有人亲眼见证,逐渐会传播到秦国各地。

子婴这样作秀是有价值的。

等再过几年,秦国的儿童、少年长大,男丁充足后,不再需要动员官吏、工匠在农忙时下田帮助,子婴也就不再需要作秀了。

“大王,就是这样压着!”

旁边的农夫在旁指导着。

子婴卷起裤管、赤着脚在田里耕作,他用力按着耕犁,耕牛在前面拉着,带动犁铧翻土。待耕牛到了田埂时,拉一下绳索让耕牛转弯。

盛夏实在酷热,子婴和农夫们,都戴着斗笠遮挡毒辣的阳光。

在田埂上站着的朗卫们,同样戴着斗笠。

实在太辛苦了,子婴汗如雨下,旁边的农夫同样如此,那汗味臭臭的,实在不好受。

农夫道:“大王,在没有曲辕犁之前,恳耕速度慢很多,还更加费力。”

在来自现代的子婴看来,古代什么都落后。正因为生产力低下,生产效率低,人们的生活过得实在艰苦。

在工业革命后,生产力才会飞跃式发展。

好不容易熬了半天时间,子婴这次作秀时间够了,上田把手脚洗干净吃饭。

吃过饭后,子婴并没有急着回去,还要顺便进行视察,视察耕牛畜养情况。

古代以农业立国,农业是国家命脉,每个朝代都对农业极为重视。

在秦国,耕牛由国家统一畜养,每个县都有专门养牛的人。等到农忙需要用牛耕作时,借牛给农夫耕作。

附近的村落是个大村,就有畜养耕牛的人。

县令把本村啬夫叫来,啬夫带着子婴来到养牛人这边,这里有个大牛棚。

“拜见大王!”

这个养牛人名叫锐,恭敬行礼。

子婴道:“牛养得如何?”

锐回应道:“禀大王,尚好。”

子婴道:“带寡人去瞧瞧!”

锐带着子婴进入牛棚。

在这里,锐负责畜养的牛,有七头小牛、八头母牛、一头公牛。

就算畜养牛,也有更细化分工,这个牛棚只负责养母牛和小牛,小牛长大能够耕作后,再交给其他负责畜养成年耕牛的牛棚。

子婴看到,有三头母牛肚子都很大,已经怀孕了。

有两头小牛还很幼小,在吃着母牛的奶。

另外有两头牛接近成年了。

子婴问道:“八头母牛,都能生小牛吗?”

秦国法律法规极其严格,对于方方面面都规定得很详细。

比如养牛,如果负责喂养十头成年母牛,若其中有六头不生小牛的话,养牛的人就有罪。

如果由于饲养不当,一年死三头牛以上,养牛的人有罪,主管牛的官吏要惩罚,县丞和县令也有罪。

锐答道:“禀大王,有一头母牛去年成年,至今还未怀有小牛,就是那头母牛有问题,或许真的不能生,就因为这样,去年养牛最好的被其他村的人夺去了。”

如果母牛两年都不能怀孕,会改变用途,改为用于耕作的牛。

在秦国,每年正月进行养牛大规模的评比,赏给饲养牛最好的那个人酒和肉,免除一次兵役,多发三旬的俸禄;养牛养得最差的那个人,不仅要被公开批评,还要罚两个月的俸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